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灵台 > 文化旅游 > 古商周文化

千年灵台见证密须国

发布日期:2021年10月18日
分享到:

  周文王灭掉密须国后,为了庆贺胜利,与民同乐,广播德化,在今灵台县城举行了一次十分隆重的祭祀活动。为了进行这项祭祀活动,他们驱使密须国的大批奴隶赶造了一座祭坛,取神灵保佑之意,称作“灵台”。

  周文王伐密作“灵台”的记载最早见于大明《一统志》:“隋析灵台县,取文王伐密作灵台义。”清顺治《灵台县志·卷一·方舆汇·古迹》载邑人杨淳《灵台辨》,开篇说:“尝考灵台,历唐、虞、夏、商为密须地,越数千年,密须氏不恭,文王伐之,遂为周有。盖在文王为西伯时,《诗》曰(经史灵台),独非其时也。安知非台于密,以示服化育于无教耶!”文章的结论是:“又乌知非当日密人佩西伯之化,而建台以灵名哉!士君子读书怀古,传信传疑。今苍山之麓,达溪之傍,有台故址尚存。”民国《重修灵台县志·灵台专集》载县长张东野撰《灵台考》碑记、《重修灵台记》两文,文中记到:“灵台在周为密须国。《诗》载密人不恭,敢拒大邦,文王伐之,乃为周有,遂筑台曰灵台。以地理及种种古迹所证明,此灵台确即文王经始之灵台,建城关之中,面河而背山,囿、沼在其侧。”

  灵台县之古灵台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灵台。隋大业元年,炀帝析安定鹑觚县置灵台县,作为地名距今已有一千四百零三年的历史。

  古灵台县城原在今城东隐形山下,由于屡遭水毁,明代崇祯年间迁建于城西里许的荆山、又称台山下的坪地上。文王伐密“灵台”故址在现在的“灵台”上院内,为土筑高台。据民国二十四年《重修灵台县志·灵台专集》记载:文王所筑灵台,位于县城南关,面河而背山,全身土筑,苍桑兴衰,仅余废址,高约两丈,底宽一丈五尺,顶方仅容一席,台上旧植柏树一棵,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天旱枯死。民国一十七年,县南城塌陷,无土夯筑,加之住军占地修营房,当局计掘灵台古址,遂被铲平,台下掘出周之祭器数件,惜尽遗失。近三千年的历史古址就这样被毁了。

  1933年,国民党陇东绥靖司令,中央陆军新编第五师师长、灵台上良人杨渠统(字子恒)倡导,县长张东野征发民工组织重修灵台,张东野先生在《重修灵台记》中说:“二十年夏,余奉命来长灵台,遍查境内古迹风景,多系周秦汉唐所遗留,其最著者为灵台!于是,就原在地加以修建。今台已攻成,计高二丈八尺,建方三丈八尺,台之顶建立八卦亭,内供文王神像,囿沼在望,钟鼓悠然。”此灵台先建台基,夯土板筑,青砖包面,白灰抹缝,与周文王初建之灵台尺寸相一,两侧辟台阶迂回通顶,外加砖砌扶栏。台上建木结构八卦亭,挑角歇山顶,脊 兽飞檐,楣列斗拱,方形亭壁,南北设门,廊柱敞明,亭台妙合。古色古香的阁楼式殿堂内,彩塑文王像一尊。内墙壁有数幅彩绘壁画,殿堂屋顶四角悬挂风铃,微风吹拂,便发出悠扬的叮铛声。灵台落成,张东野县长绘制成图,附加说明,呈请国民政府代主席林森、行政院院长汪精卫等各院部要人、并甘肃省政府主席朱绍良暨各省军政大员为“灵台”题字留赠。不久,词匾“惠然纷来”,所请者多无莫应。县属各局、区及各界知名人士也欣然题词致颂。于是,将上司及相关人的题词一律勒石镌碑,嵌于复修之“灵台”四周,计一百三十余方,使之“鸿文满台,俨如碑林”。复修之灵台容貌空前,台正额镶林森所书“灵台”两个石刻大字,典雅、浑厚、端庄,四周遍镶了当时国民政府要员及前贤汪精卫、孙科、戴季陶、张群、陈果夫、王世杰、段祺瑞、邵力子、于右任、封疆大吏朱绍良、李宗仁、韩复渠、刘峙、徐永昌、傅作义、杨虎城、刘文辉、马鸿逵、于学忠、宋哲元、龙云、水梓、吴国桢、吴铁城、孔子后裔孔德成等的题词,名人墨宝与古台相映生辉。

  重修“灵台”竣工后,又于台下复设民众教育馆、古物陈列所、图书馆、阅览室、俱乐部、动物园、荼园、体育场、培以花石莲池,称“灵台公园”。“灵台”是当时全城最高建筑,雄伟壮观,气宇轩然。站在台上极目南眺,顿感眉宇广阔、令人心旷神怡。

  1934年秋,正当“灵台”落成后的农历九月十七日,有两只白鹤从远方飞来,栖息于“灵台”东边的孔庙,即今职中院内的古柏之上。当时,张东野先生撰《鹤来亭记》中说:“文王之灵台,工未半得二鹿,依人嬉戏,纯驯异常。重九后八月酉刻,忽又来两鹤,白衣红顶,绕台飞鸣,栖于孔庙之古柏,朝去暮归。如是者三昼夜。”野鹿归来,双鹤绕台飞鸣,一时轰动了灵台古城,都认为是“人杰地灵”、“灵地复兴”的祥兆。于是建亭台畔,称“鹤来亭”,刻制“白鹤鹿柏图”和“朱子家训图”两块石碑,镶嵌于亭中以为永久纪念。

  灵台是古密须国的历史见证,是服人心、察灾祥、辨氛寝,验民事、节劳役的象征,重筑灵台是兴文化、振地脉、广发扬、同臻地灵人杰之壮举。

  1966年夏季“文化大革命”初期,灵台掀起了一场“灵台”是不是“四旧”的大辩论。辩论的结果是“左”倾无知思想占了上风,“灵台”被看作为封建帝王和国民党残渣余孽树碑立传的“四旧”首先被拆毁。造反派驱赶着150多名“专政对象”昼夜不停,历时一个月才完成了这场浩劫。如果说文王所筑之灵台被毁,是人们无知的结果,那么复修之灵台遭此厄运,纯粹是“史无前例”年代里人们思想意识混乱的颠狂之举。

  1984年,灵台县人民政府决定重修灵台。《重修灵台碑记》中说:“文革初灵台遭厄,1966年9月被再次夷平。”“国运转兴,百废待举,重修灵台民心所望。党政既定复台之议,省、地拨款资助,遂于1984年8月破土兴建。”先后历经三年,到1986年,新修“灵台”以更恢宏的雄姿矗立在灵台县城。

  新修“灵台”从原“灵台”故址南边水平距离十几米远的崖下奠基,采用砖混楼房式台体,从下到上高78尺,周回288尺。台体有三个层次,底层是围着栏杆的白色台基和画栋雕窗、绿色琉璃瓦接檐的楼厅;中层是桔黄色挺拔笔直的楼体,上有四层十六孔方窗,楼体高处雕有“灵台”两个繁体鎏金大字,是原国民政府代主席林森手迹;顶层依照原灵台式样是黄瓦红柱、斗拱飞檐的亭阁,中层楼体内两侧设计盘转曲折的室内楼梯,既可从台体起沿梯登临至上,也可从上院直接登上台顶。顶层亭阁中是周文王就地彩塑坐像,高4米,冕旒冠,三绺须,衮龙袍服,双手执笏,眉目神色显得慈祥崇高。东墙壁画是文王军旅驱车攻伐密须古城的激烈场面,对联:伐密不因兵甲利,安邦只在人心同;西墙壁画是文王设台祭祀天地的肃穆盛况,对联:雨露千秋卜盛世,江山一帧画清图。

  灵台两侧约有10米宽、20米高的城基,1997年筹建历史文化名城期间,依民国县志专集原版,补刻了毁缺的部分碑石,并镌刻了当代有关领导、名人的题赠,连前共计二百一十余方,遂于“灵台”下院修建了碑廊,题名“灵台碑林”。碑林以灵台为轴心,正面两侧建三层碑廊,东西相对的两侧建两层碑廊,东西两个终端建有碑亭,内修台阶,可上下贯通。

  灵台碑林与古迹“灵台”相映生辉,陈物新荣,游览灵台碑林,犹如重阅当年的历史一样,使人增识广见,同时,在书法热方兴未艾的今天,这里又是诸多书法爱好者研习古人书法艺术、临碑学书的好去处。

灵台发布

灵台发布

新浪微博

灵台电视台

新灵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