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灵台 > 文化旅游 > 红色文化

灵台建立游击队

发布日期:2021年11月16日
分享到:

    为了打击敌人,保护群众,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灵台工委根据上级的指示,决定以梁原官村、王家沟为据点,由在这里坚持工作的寇来宾负责,徐正统协助,组建党的地下武装。

     梁原位于灵台县西端,与泾川、崇信两县接界,依洞山傍黑河,是盘距安口的敌八十二军沿灵(台)安(口)路进入灵台的必经之地,国民党在此设梁原乡会所,配备自卫队严守,监视地下党的活动。但这里地处灵、泾、崇三角地带,又距平东工委较近,开展武装斗争的地理环境很好。更重的是这里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早在地下党开展秘密活动以前,就有一些群众曾多次前往解放区做生意,耳闻目睹受到了正面教育。地下党在这里开展工作以来,党员数量迅速增加,很快建立了官村、王家沟中心支部和几个基层支部。

    1949年初,梁原乡长袁文镛为虎作伥,大肆抓丁拉夫,勒索民财,一次抓来四十八名壮丁,三天后就要解往灵台扩充马家部队。工委得到情报后立即召开会议,决定武装袭击乡公所解救被抓壮丁,由寇来宾、徐正统二人组织实施。他们召集官村、王家沟、东门一带的王志明、王效武、朱耀庚等十多名党员开会传达了工委的决定,布置了战斗任务,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研究了应急预案。徐正统、王志明、王效武率领大家当晚子夜时分从官村悄然出发,涉过黑河,经西门进梁原镇,迅速包围乡公所。当时敌乡公所自卫队有一个班的兵力,我方只有几条步枪,为了虚张声势、迷惑敌人,队员们在几个铁皮桶里装上鞭炮,指挥枪声一响一齐点然,霎时犹如无数挺机枪怒吼。敌自卫队和乡公所人员误认为是解放军正规部队到来,便慌忙从后门逃走。游击队立即砸了关帝庙门上的铁锁,放出被关押的壮丁。徐正统还以解放军先遣队的名义,向获得解放的壮丁讲话,扼要介绍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让他们投亲靠友或外出躲避,以免遭受报复或再次被抓。第二天,群众纷纷传说昨晚有几千解放军攻打了乡公所,还要解放灵台县。国民党县政府十分惊慌,紧急通知各乡(镇)严加防守,不可随意出动。这次有效的武装行动给敌人迎头痛击,使党组织和党员通过实践树立了武装斗争信心。时隔不久,梁原西门地下党员杜德堂发展老四入党,谈话时防范不严被人察知,东门保长陈善奎掌握情况并报告梁原乡长袁文镛,袁即上报县上,很快捕去了杜德堂等二人。袁文镛还借题扬言说:“梁原一带共党分子多得很,我要清求县上再派一些兵力,来个彻底清乡,血洗官村、王家沟、寺峪川、东门,把他们全部收拾了!”事发后,工委一面派人向平东工委汇报,一面利用地下党员王志明与国民党县长孟云亭有亲戚关系,致信孟云亭,促其尽快放人。由于党组织的积极营救,加之无直接证据,十多天后被捕的人获释。之后,平东工委派游击队一副指导员杨希江调查袁文镛破坏地下党的阴谋过程中,发现梁原乡公所搜刮的一批款子还未上缴,并有十余支步枪,遂决定由平东工委武装行动队、崇信游击小组与灵台地下党配合,夜袭梁原乡公所,夺取枪支,帮助灵台建立游击队,惩戒阴谋破坏地下党组织、欺压群众、作恶多端的顽固分子袁文镛。

    5月17日,灵台工委接到平东工委的通知,地下党员朱耀庚、王志明实地侦察,摸清了敌兵力、警戒、住宿及存放武器地点等情况。18日,平东工委武装行动队、崇信游击小组人员由杨希江带领,从崇信黄寨出发到达梁原,并在梁原地下党员中挑选出几名骨干参加袭击行动。当晚至次日隐藏在朱耀庚家。19日晚11时左右,行动队员悄悄从樊家沟山上下来,跨过南沟沟渠,先隐蔽在一块地里,待夜深人静后翻越墙进入街道,摸进乡公所,迅速包围了电话机房和保存武器的小楼。熟睡的敌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当了俘虏。行动队迅速收缴了敌人的全部枪支,砸毁了电话机,把俘虏们捆起来关进一所空房子里,迅速向黄花塬撤去。这次袭击行动,不但缴获了十一支步枪,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而且使地下党员进一步得到了锻炼。不久,经平东工委批准,灵台工委游击队正式成立,工委委员徐正统任指导员,王志明任队长,王效武任副队长,人员很快发展到三十多人,平东工委还配发了十五支长枪。

   灵台游击队成立后,在地下党领导下,不断发挥武装斗争的威力,主动向敌人出击,惩恶惩顽,保护善良人民。蒲窝乡第四保保长王培英欺压群众、强奸妇女、无恶不作,罪恶累累。即将解放时,王培英仍死心踏地为国民党旧政权卖命,更加暴戾恣睢,引起极大民愤。地下党和游击队员将其秘密处死,使其它乡镇的个别顽固分子受到震慑。     (杨生杰)

灵台发布

灵台发布

新浪微博

灵台电视台

新灵台APP